发布时间:2018-09-19
312
0
分享:

2012 年 7 月 15 日,闷热潮湿的广州,一群身着蓝黄衣服的人悄然前往远方,没过多久,在广东新兴和贵州剑河,一个热烈而持久的项目发出了第一声啼哭。

这个项目名为阅读夏令营,六年间,它与超过 1000 名青年人一路同行,为近 4000 位乡村孩子带来了不计其数的知识和快乐。

1.webp.jpg

▲ 摄于 2017 公安堡小学,一群孩子们围着队旗席地而卧拍照︱sola

那段日子里,我们乘着阅读夏令营的星光,为理想在心里找到了安身之所,然后又与一群渴望却缺乏资源的孩子,分享了阅读的美好。公益、乡村儿童教育和理想,都在路上。

一个个故事,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参与热情。来自各高校才华横溢的人们,纷纷涌入阅读夏令营的队伍,几经耕耘,几经磨难,实践乡村儿童阅读推广的理想。

今天,站在阅读夏令营项目结项的节点上,让我们把这些故事从头说起。

插件.gif

Big things have small beginnings.

2012 年,是玛雅历法里预言的世界末日。末日成了空谈,但一种新生的力量悄然出现。而转眼间,六年过去了,那时的新生事物早已长成了庞然大物。

六年前的 5 月,经过紧张的筹备和培训后,阅读夏令营的队伍第一次成行。

第一年里,那些我们熟知的满天星人几乎都还没露出身影,他们或在观望,或不知情,但不久之后,满天星公益与他们的故事便开始了。

2.webp.jpg

 ▲ 摄于 2012 年五一集训︱邵建彰

3.webp.jpg

▲ 刚下火车的贵州队伍︱摄于 2012 年凯里

4.webp.jpg

▲ 志愿者为孩子派发星囊︱摄于 2012 年步郎小学

2013 年是传奇的一年。

这一年,我们在广东新兴、郁南、南雄,广西兴坪,贵州剑河,青海化隆、连续建立了 20 所公益图书馆。其中 6 所图书馆是在夏令营期间,在志愿者的协助下建设完成的。

7 月 11 日,贵州先头部队从广州出发,在经历 20 多个小时的辗转后,他们将到达目的地 —— 贵州磻溪小学。而这对于刚刚踏上火车的先头部队来说,一切才拉开帷幕。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先头部队成员将会在磻溪小学完成六校的物资分配和搬运、图书馆美容,书架配备以及图书的录入、整理、打包等图书馆建设工作。

5.webp.jpg

▲ 磻溪小学图书馆建馆前环境︱摄于 2013 年初

6.webp.jpg

7.webp.jpg

▲ 志愿者们在分拣加工图书、粉刷墙壁︱摄于 2013 年 7 月磻溪小学

8.webp.jpg

▲ 志愿者们在组装书架︱摄于 2013 年 7 月柳富小学

9.webp.jpg

▲ 磻溪小学图书馆建馆后环境︱摄于 2013 年 7 月

一星期后,大部队抵达,图书馆也正式开放。为期三周的 2013 阅读夏令营拉开了序幕。

10.webp.jpg

11.webp.jpg

12.webp.jpg

▲ 志愿者在开展阅读课程︱摄于 2013 年贵州片区

经历患难,才愈发觉得感情的真挚。这也是为什么队友会经常被大家相互提起,毕竟是一起吃过苦的,可能吃的苦越多,感情就会越深。—— 老胡( 2012~2013 项目人员)

同一年,志愿者们也在筹划一件大事。

白路小学的教学楼是纯木质结构建筑物,建于十多年前,但由于木质结构日久失修,已有明显的倾斜,也经常遭受冰雹的侵袭。

13.webp.jpg

▲ 略显简陋的白路小学校舍︱摄于白路小学

龙校长一直非常担心学校和学生的安全,他拒绝了去中心学校当校长的机会,理由是“白路小学的新教学楼一天没建起来,就绝对不离开”。

考虑再三,胡忠伟、黄秋彬等几位白路小学的志愿者,萌生了为白路小学筹资的想法,并组建了行动小组,取名为“筑爱黔行”计划,希望能在 2014 年 4 月前筹得 50 万资金,为白路小学新建教学楼。

这一年,各种短期支教活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无数大学生投身其中。伴随极大热情而来的,是众声喧哗,有的人自顾自地走下去,有的人开始彷徨四顾。

在一个飞速狂奔的热潮里,不仅要有聪明的脑,还有有坚毅的心。

随着参与过阅读夏令营的志愿者人数增多和新媒体的普及,项目的影响力也日渐增长。2014 阅读夏令营,共有 155 志愿者去到了贵州、青海 10 所小学。

1407柳富-徐玉杰 (2).jpg

▲ 志愿者在满天星渡口至柳富小学途中,全程约 7 小时,途遇暴雨︱徐玉杰

1407-平岑营期试讲.jpg

▲ 志愿者在试讲中被逗笑︱摄于 2014 剑河民族中学

如果要说有什么“疯狂”的事情,其实从决定参加满天星那一刻就已经开始疯狂了。—— 方佳利( 2014 青海拉科小学摄影师)

青海大加沿小学的志愿者一定记得阿爸阿妈吧。

“阿爸阿妈”,是青海大加沿小学全体师生和志愿者们对格来海老人夫妇的亲切称呼。

微信图片_20180920212910~1.jpg

▲ 阿妈与志愿者︱摄于 2014 青海大加沿村

阿爸总是给志愿者团队提供各种可能的帮助,而阿妈几乎每天都会来学校逛逛,和志愿者、孩子们用并不太通的语言聊聊天。在要走的那天晚上,阿妈哭了,说“我的儿子女儿要走了,很不开心”,虽然只住了几天,她已经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了。

在他乡,被接纳、承认为一家人的感觉,有点棒。—— 方佳利( 2014 青海拉科小学摄影师)

1408小广林玉颖 (2).jpg

▲ 摄于 2014 贵州小广民族小学,志愿者和学生玩游戏︱林玉颖

原本以为夏令营结束后,大家会彼此忘记,但是,时间这碗酒真的是越酿越香醇,飘逸而出的不仅仅有醇香,还有内化为肌理的某种情感,这让我颇为怀念。—— 赵岚( 2014 贵州南寨片区新闻官)

多年之后,我终于明白,将我们连在一起的不是血脉亲情,而是在彼此生命中给予的尊重和喜悦,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成为真正的家人。

1407乙什扎-星囊派发.jpg

▲ 摄于 2014 青海乙什扎小学,志愿者在开营仪式上派发星囊︱徐慧喜

1408小广林玉颖 (3).jpg

▲ 摄于 2014 贵州小广民族小学,志愿者在开展阅读课程,学生积极反应︱林玉颖

1407柳富-徐玉杰 (5).jpg

▲ 摄于 2014 贵州柳富小学,志愿者在开展阅读课程,带领学生扮演角色︱徐玉杰

2015 阅读夏令营的项目点与往年略有不同:青海的项目点不再出现,新增了许多广东的学校。这是因为在 2014 年,机构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未来逐步减少在省外的投入占比,逐步加大在广东省内的资源投入。

这是阅读夏令营项目的第一次大调整。

这不是因为我们不想把事业做大,或是不愿意深入更为偏远的地区,恰恰是因为我们对公益服务品质的追求,逼着我们进行理性的思考和专业的决策。我们不想把步子迈得太大太快,而是希望把每一件事做细做好。—— 光伯

从此,阅读夏令营结束了在青海的行程,转过身回归省内,放下浪漫,做更加行之有效的公益。

1507磻溪-吴铭梓.jpg

▲ 摄于 2015 贵州磻溪小学,开营前夕,志愿者合作组装星囊︱吴铭梓

1507-磻溪银河.jpg

▲ 摄于 2015 贵州磻溪小学,天上的银河︱吴铭梓

未来不管在哪儿,我想,都已经忘不掉这片天空。—— 穆栩樟( 2015 贵州磻溪小学课组)

1508沙湾-庄淑燕.jpg

▲ 摄于 2015 广东沙湾小学,志愿者向孩子们展示绘本中的细节︱庄淑燕

1507连滩中心小-冯秋颖.jpg

▲ 摄于 2015 广东连滩中心小学,志愿者开展阅读课程,介绍绘本︱冯秋颖

1507连滩二小-杨瑞媛 (6).jpg

▲ 摄于 2015 广东连滩二小,故事课上,学生在寻找绘本中的细节︱杨瑞媛

记忆似乎选择性忘记了很多有压力不开心的时候,能回想起来的,都是些真实而美好的生活瞬间。—— 穆栩樟( 2015 贵州磻溪小学课组)

2016 阅读夏令营,是历届人数最多的一届,共有 189 名志愿者;也是让人热泪盈眶的一年。

1607白都-胡志新 (4).jpg

▲ 摄于 2016 贵州白都小学,一位一年级的学生因年龄太小,不能参加夏令营,难过到流泪︱胡志新

7 月 16 日,贵州片区大部队从广州火车站出发,18 日抵达白都小学队伍抵达校园。

19 日,白都小学的队伍在学校的操场举行了开营仪式,开启了属于白星人的 2016 阅读夏令营。

当晚,暴雨冲击校园,围墙倒塌、整个操场浸泡在泥水之中,孩子上学路上出现塌方。

20 日早上,经过多方考量,白都小学的阅读夏令营被迫中断。

21 日,在机构的安排之下离开白都村,白都小分队在满天星大桥分别。

1607白都-胡志新 (2).jpg

▲ 摄于 2016 贵州白都小学,暴雨过后的校园︱胡志新

队友撤离前一晚,在徐老师家。临走时一口咽下碗里的白酒,把眼眶里的泪强忍回去。第一次发现原来酒真的可以暖心。

回去走黑黑的山路,喝得半醉的月亮唱歌发泄,几个女生一路沉默无言。第二天把撤离的队友送到满天星大桥,就此作别。月亮红着眼走过来说:夏至,抱一个吧。后来队友们互相拥抱的画面就一直存留在我的脑海里。

「队友」两个字,代表着理解与包容,陪伴与支持,在记忆里是既温暖又独特的存在。看到这句话,忽然就有点想念那些年的革命战友了。—— 夏至( 2016 贵州白都小学课程组长)

营期结束后,历届白都小学志愿者联合发起筹款,重建被山洪冲垮的围墙。短短数周,便成功筹集超过 5 万元善款。

1608-白都筹款.jpg

8 月,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白路小学新教学楼终于落成并投入使用!

1608-白路新校.jpg

▲ 摄于 2016 年 8 月贵州白路小学新落成的教学楼

次年 5 月,经过半年多的积极筹备与施工,白都小学的东围墙修缮和排水系统修建也胜利竣工!

不少人在做公益的过程会觉得孤立无援、困难重重,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常态。

如果把做这件事比做一个篝火堆,那我们就是围绕着火堆跳舞的那一群人。刚开始时,我们人很少、舞姿也不优美;然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我们所吸引并且加入我们,围绕着篝火堆的人更多了,这群人汇集在一起的力量也更大了。

1607-柳富.jpg

▲ 摄于 2016 贵州柳富小学,刚到达学校的志愿者和孩子们打招呼︱张佳燚

1607-元宗.jpg

▲ 摄于 2016 广东元宗小学,一名教员和孩子们试图举起另一名教员︱sola

1607望天-刘炜 (6).jpg

▲ 摄于 2016 广东望天小学,志愿者队伍合照︱刘炜

1607磻溪-陈家杰 (3).jpg

▲ 摄于 2016 贵州磻溪小学,志愿者和孩子们在阅读大发现课上完成挑战︱陈家杰

2017 年 7 月 22 日,新一年的 145 名志愿者再次出发,2017 阅读夏令营开始。

看到孩子们背着星囊小跑着进入校园,我知道,每个清晨都特别值得期待。—— 大树( 2017 广东黄岗小学队长)

1707-元宗.jpg

▲ 摄于 2017 广东元宗小学,在“手工书制作”课上,志愿者协助学生完成手工︱鸡米

每天忙碌地备课,吟诵时、放学时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的小身板,看着他们雀跃地拿着课堂作品、骄傲地分享学到的课堂知识,我就知道一切默默的付出都有它的意义所在。—— 伊霖( 2017 广东官洞小学志愿者)

1707-黄岗.jpg

▲ 摄于 2017 广东黄岗小学,在“故事有约”课上,志愿者引导孩子分享故事︱何键玲

一个平时没心没肺喜欢玩闹嘴里说坚决不接受采访的小男孩,偷偷接受了采访,说了每个教员的特点,还说了一句:“我会想你们的,那你们会想我吗?“听完后瞬间泪奔。—— 思雨( 2017 贵州磻溪小学志愿者)

生命中的大幸运,在年富力余时去做富有情怀的事情,而我们都在共同努力着。

多好,来到阅读夏令营!在满天星光下,我们彼此遇见,互相倾听,共同写下了难以忘怀的 2017 年。

1707-磻溪.jpg

▲ 摄于 2017 贵州磻溪小学,某次团队活动课后,志愿者和孩子合影︱张帆

时间来到了 2018 年,时间来到了 8 月 5 日,随着最后一支队伍的结营仪式结束,阅读夏令营也迎来了最终章。

回首来时,全是从一而终的认真,对所爱的人,所热爱的事。 

枫冼0727 (3).jpg

▲ 摄于 2018 广东枫冼小学,大龙在上示范课︱王珺艺

铁洞0803 (10).jpg

▲ 摄于 2018 广东铁洞小学,某节课后,孩子与志愿者在教室前聊天︱林海研

二小0726 (8).jpg

▲ 摄于 2018 广东连滩二小,在故事课上,学生向全班展示作品︱肖华

簕竹0729 (17).jpg

▲ 摄于 2018 广东簕竹中心小,清晨时分,志愿者在带领学生吟诵︱肖若琳


对于青年人来说,阅读夏令营的价值在哪里?

时间回到 2005 年,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乡村夏令营活动。那一年,我们来到阳春的一所普通村小进行义教活动,13 年过去了,我脑海中还清晰地记得那年夏天,孩子们脸上洋溢的笑容、琅琅的书声以及无比灿烂的星空。

这段美好的经历让我萌发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下乡的冲动和热情。我不曾想过,这四年的经历让我更好地了解社会,也更好的了解了我自己。我开始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开始思考我是谁,以及想成为一个怎样的自己,于是后面才有了满天星公益,以及持续 10 多年的夏令营活动。

这段经历让参与公益实践的青年志愿者获得深刻的友谊和美好的回忆,同时很好地了解社会、了解自己,完成了公益启蒙。

—— 光伯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很多阅读夏令营的志愿者都会在满天星公益,在公益领域继续发光发热。比如家源。

其先后做过阅读夏令营的志愿者,担任过带队的青领,成为项目人员,现在是整个项目的负责人,其他参加者的经历可能没有这么完整,但经历过几个不同身份的则大有人在。

也就是说,阅读夏令营的成长史,同时也是参加者们的成长史,个人的成长编织进了阅读夏令营的成长。

1607磻溪-陈家杰 (12).jpg

▲ 摄于 2016 贵州磻溪小学,抵达学校后,志愿者开会安排工作︱陈家杰

阅读夏令营项目运营了这么多年,已不仅仅只是一次次的课程。和图书馆一样,他承载了太多人的情怀和梦想,在厚重的时间下,成为了某种意象,指向一种特定的精神气质,吸引着一届届老人不曾离开,一届届新人不断前来。

很遗憾,阅读夏令营已经划上了一个句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阅读夏令营的精神传承就此断绝,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参与月捐,延续这份对阅读的热爱。

微信图片_201809202201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