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故事 | 新兴县尹伯权老师:一个虔诚的阅读推广人

新兴县位于粤西,距离大家印象中发达的广东,也就是珠三角地区,约 3 小时的车程,看似与繁华仅一步之遥,但很多资源往往跨不出这一步来到这里。很长一段时间,这里的孩子很少接触课外书,学校也不大重视阅读。

在近几年,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孩子们接触到的阅读资源越来越多了,校长老师们也开始主动学习并积极推动阅读。

这些可喜的变化,与一群活跃着的阅读推广人不无关系。为了阅读,县教育局的尹伯权老师奔走了十多年,他为之付出的时间,早已成为生活、工作,以及梦想的一部分。

| 对阅读狂热的追求

每当被邀请去参加学校举办的阅读活动,尹伯权老师便不自觉地比获奖的孩子还要开心。他 57 岁了,是云浮市新兴县教育局教研室教研员,再过两三年,他便要退休了,但每每谈及阅读相关的工作,仍能在他身上感受到那种年轻人的活力。

这一次,他参加的是枫冼小学校园诗歌节的闭幕仪式。这是这所学校的最盛大的节日。台上孩子们穿着表演服,一起大声吟诵,课室外面的墙上贴满了他们写的诗歌作品。尹老师在座位上看着表演,他觉得太美了,美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孩子们挥动着手里的书本,让他感觉到书香在校园之间不停飘散。他喜欢这种感觉。

尹老师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看到孩子们在开心专注地阅读。每当看到学校老师发上来孩子们阅读的场景,他都会第一时间点赞,然后转手发到各个群里跟大家分享,「让校长和领导多看看这些,他们就更有动力去推广阅读了」。

微信图片_20210126111412.jpg

↑ 新城镇中心小学南校区,孩子们在上阅读课

在外人看来,他对阅读有一种近乎狂热的追求。他说,以前家里穷,根本就没有书看,偶尔有书看,就什么都顾不上。「那时候经常捧着书本煮饭,看得太认真,常常把饭煮焦了」。

那时他觉得,阅读是一件这么快乐的事情,小孩子真应该多看一些书。这些年,他也一直在为这个心中的想法而努力着。

| 一直试图寻找的回答

尹老师从事教研工作,说起来,也与阅读有很大的关系。

在初三的时候,学校会挑出成绩最好的一批学生组成尖子班,额外进行辅导。按当时的成绩,他是无缘尖子班的,但在县里举办的初中学生语文竞赛中,他分别取得镇第一名和县三等奖,才得以破格入选。后来,由于语文基础扎实带动了其它学科的进步,他成功考上高要师范学校,从而开启了近 40 年的从教生涯。

「这都要归功于阅读,它催生了我的表达欲,让我喜欢上了作文,老师布置一篇作文,我就写两三篇。」尹老师说,「我是阅读的受益者,所以我很坚定地支持阅读这件事。」

可是,这件事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得到很多人的认可。

1983 年,他踏上工作岗位,成为新兴县的一名教师。当时,用他的话来说,学校真的是「家徒四壁」,整个学校连课外书都没有多少,更不要说图书馆了。大家普遍觉得「看那么多课外书干嘛,读好那本语文书就够了」。

即使条件不足,他也会鼓励他的学生多看《字典》《辞典》这些工具书,有机会就多看课外书。

后来到教育局工作,推广校园阅读也是遇到了不少困难。不少人觉得成绩才是最重要的,看课外书会影响学习,很少会主动引导学生看课外书。他试着去发掘一些推广阅读的典型学校,但这些学校最后大都不了了之。

有一所小学很早就在学校推广阅读,可是成绩没上去,最终没能持续下去;同县的布茅小学的校长另辟蹊径,用广播在学校里播放故事,让学生投稿,这种「读写结合」的方式很不错,可是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夭折了。

2015 年新兴县全面完成「创建广东省教育强县」工作,在国家资金的支持下,很多学校的校园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个学校都有了图书馆,每个学生平均拥有 20 册图书。

有了书,学生就会自己开始阅读吗?答案是否定的。他在做走访的时候发现,很多校长、老师还是把阅读当作份外事,只看重短期的成绩,而想去做的老师又不知道要怎么做,因此很多图书馆成了学校里的摆设,不对孩子们开放。

怎么才能让大家接受阅读?这个问题的回答,尹老师一直试图寻找。

| 一个关于未来的构想

2011 年的夏天,得到了新兴县图书馆杨琪先馆长的引荐,尹老师认识了一群从广州来的,自称是做公益想在这里建图书馆的人。起初,尹老师对他们并不感冒,他见过很多这样的行为:打着公益旗号,先是象征性地捐一些物资,最后借机推销图书。

然而,这些人似乎不太一样。他们自己把书架图书搬进学校,在教室拼桌板睡睡袋,天天吃盒饭,尹老师觉得这样的人不像是会动歪心思,渐渐地对他们开始改观。后来,尹老师了解到他们来自满天星公益,一家专注于做乡村儿童阅读推广的公益机构。

真正让尹老师被吸引的,是他们后续的一系列活动。第一批天堂镇、河头镇的 4 所公益图书馆建立后,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要求学校每天开放图书馆,持续在学校里举办活动,给孩子们派发阅读包裹,甚至还有针对老师们的阅读培训,让图书馆可以一直运营下去。而这些,恰好是他想要做的方向。

微信图片_202101261114121.jpg

↑ 2012年,满天星公益为天堂镇五一小学的老师进行阅读培训

「要想让阅读能走进学校,最关键是要争取到老师的支持,如果他们不认同这件事,那工作就很难开展下去了。」他总结道,「如果让一群不读书的老师带学生去阅读,这不是搞笑嘛!」

在这批图书建成后不久,他带头开展了一个「乡村阅读·师生同行」的研究课题,以这里作为试点,实验阅读推广策略能否起效。2013 年,第二批车岗镇的 5 所公益图书馆也相继建成,也纳入了试点区域。原本镇级的课题,逐渐地全县的教研员都参与了进来,和满天星公益一起探索建设书香校园的方法。

微信图片_202101261114122.jpg

↑ 2015年,尹老师和满天星公益的工作人员一起回访车岗镇中心小学

在回访这些学校时,他确实感觉到了阅读带来的改变。这些原本学生人丁稀少而显得冷清的乡村教学点学校,开始焕发起生机,不仅学校的管理更进一步,而且孩子们变得更加有礼貌和积极,仿佛因为一座图书馆改变了一所学校。

于是,一个关于未来的构想在他的脑海里慢慢浮现出来:县教育局、县图书馆和满天星公益联合起来,发挥各自的长处,支持县里的各个学校发展阅读。他设想了很多很多的工作计划,指向脑海里的诗意画面:学校里,图书馆成为了最受欢迎的地方。在学习之余,孩子们拿起一本书,心里想的是全世界。

微信图片_202101261114123.jpg

课题结项后,他便迫不及待地要将这个想法实现。2016 年 3 月,新兴县县域儿童阅读指导与推广联盟成立,「接下来就要开始播种了」。

与此同时,国家也愈发阅读了。提倡全民阅读已经连续 7 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6 年起采用的部编语文新教材专门突出了「三进」,即:课外阅读进课程、进教材、进课堂。尹老师觉得这也有他的努力在,「我在很多场合都在呼吁阅读,喊了十几年,喊到喉咙都沙了,国家听见了」。

微信图片_202101261114124.jpg

↑ 如今,新兴县阅读联盟的模式和经验已被推广至其他的五个县域

| 把种子播下去

2018 年 12 月,新兴县最好的两所县直属小学提交申请加入阅读联盟。尹老师乐不可支,这简直是「里程碑式的事件」。

新兴县儿童阅读发轫于乡村小学,不少乡村小学率先带头做出榜样,越来越多的中心校跟着做了,以致任务多、压力大的县直属小学也能沉下心来推广阅读。「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到现在也很管用!」

如今,新兴县阅读联盟已有 80 所学校加入,惠及县内 3 万余名师生。多年来,满天星公益共选定 28 所具备运营能力的学校建设公益图书馆,在 5 个镇建立了流动书箱书库点,让不同能力层次的学校都能拥有充足的资源;举办了 45 场各样的阅读活动,县域书香校园创建活动已累计有 1487 个班级 31,445 名学生参与;800 多位乡村教师全年能接受 5 场阅读培训,4 个阅读名教师工作室在逐渐发挥作用;开发的 Readora 爱阅读信息平台,让即便几十人的村小也有能力运营一个图书馆。

微信图片_202101261114125.jpg

↑ 2013年建立图书馆的小学,2020年孩子们参与的阅读活动

他觉得这还不够,他希望让满天星公益图书馆遍布新兴县每一所小学,还要创建新兴县的县本阅读教材。

因为他十几年的不懈努力,阅读开始在新兴扎下了根,最直接的体现就是 —— 越来越多的学校把三、四楼角落里的图书馆移到一楼显眼的位置,阅读课也渐渐在课程表里有了固定的位置。而也因为这出色的成绩,在 2018 年,他被授予广东省「点灯人」校园阅读推广人。

最近,新兴县 20 多所学校积极参评广东省最美阅读空间。看到学校精心准备的宣传视频,他立刻在群上和大家分享,像家长炫耀自己孩子的满分试卷一样。

在退休前夕,尹老师反而更加忙碌了起来,他打算成立县级的一个阅读名教师工作室,「趁这两年多培养一些老师,把种子播下去,未来要靠大家继续努力了。」

——

编者按

每一个在满天星公益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尹老师,我们在新兴县开展的活动,他几乎一场不落地参加了。他对县域联盟模式的探索和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满天星公益的其他县域联盟里,还有很多像尹老师一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坚持和智慧,带领着孩子探索阅读的乐趣。很幸运,我们能遇到一群认可阅读价值的校长老师们,让阅读的种子在乡村生根发芽!

阅读推广除了校长老师们的支持,也离不开大家的支持。稳定的善款收入,能够保证机构各项目高质量地开展,陪伴更多孩子阅读世界。

我们想邀请你加入月捐计划,每个月省下一杯咖啡或者一顿午餐的价格,就可以帮助更多乡村儿童享受高品质的阅读机会

暂无留言

登录 请登录发表评论